返回

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原著1(1/2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·一八事变后,东北的地方军阀陆振华带着一家老小逃亡到上海,在法租界定居。他的九姨太雪琴为人专横跋扈,将八姨太文佩母女、李副官一家逐出陆家。这两家人一时失去经济来源,日子贫困窘迫。文佩的女儿依萍找上门去向父亲讨要生活费,与雪琴生冲突,遭父亲鞭打,就此立下了复仇之志。依萍复仇

    依萍去大上海工作

    剧中情节20张为维持生计,李副官只得去当黄包车夫。一天,他的女儿可云徐露饰病,他前来向文佩求救。但文佩难以帮助李家。依萍见此现状,决定瞒着母亲去大上海舞厅当歌女。在舞厅,她与申报记者书桓古巨基饰相识。当她得知书桓是九姨太女儿如萍林心如饰的男友,顿生夺人所爱之念。不料在交往中,依萍陷入了情网,与他真诚相爱。

    可云真相

    失去了书桓,如萍痛苦异常,然而就在她的身边,书桓的朋友杜飞苏有朋饰却悄悄地爱着她。可是,如萍只尊重他的友谊,却拒绝了他的爱情,因为她的心中只有书桓。尽管这样,杜飞仍一往情深。可云的精神病又复了,在依萍的一再追问下,李副官说出伤害可云的竟是如萍的哥哥尔豪高鑫饰。原本依萍不想张扬这件往事,因为那时尔豪与可云毕竟才只有16岁,两小无猜。可是,一天在冲突中,依萍将尔豪拉到李家。尔豪见到可云后,极度震惊。他只知道母亲曾对他说,可云已嫁到广州。此事生后,尔豪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恋人方瑜李钰饰,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未来。

    梦萍被辱

    然而,雪琴认为这是依萍有意和她作对之举,因此她找到她的姘夫魏光雄王伟平饰,魏光雄派人将依萍狠揍了一顿。舞厅的老大秦五爷黄达亮饰想帮依萍查出元凶,可多次努力仍找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依萍、书恒、尔豪、杜飞、方瑜和如萍一起帮助可云唤起对往日的记忆。可云的病逐渐地好了起来,她忘记了死去的孩子,却记起了尔豪。目睹这一切,尔豪的女友方瑜提出了分手,她说她在唤醒可云的时候,也唤醒了自己。可尔豪说,他唤醒可云是面对良心,而不是爱情。此时,有着大小姐脾气的如萍的妹妹梦萍乐珈彤饰,在舞厅里被人强暴。

    《情深深雨蒙蒙》剧照20张书桓去绥远

    一天,书桓偶然看到依萍以前的日记,了解到她强烈的复仇心理,知道了依萍接近他,是因为想要报复陆家,想要陆家的每一个人痛苦。这刺痛了书桓的心,他决定与依萍决裂。为了逃避,书桓投身到抗日烽火中,当上了战地记者。这对如萍是个机会,她想念着书桓,决定去前线找他。当如萍在隆隆的炮声中出现在书桓面前时,他惊呆了,同时也被感动了。书桓毫不犹豫地与如萍订婚。

    订婚庆典上,依萍前来祝贺,还为他们唱起了《欢乐颂》。歌罢,依萍因饮酒而情绪大变,神志不清,从桥上落水。书桓和李副官将依萍救起,急忙送到医院,但她的生命危在旦夕。书桓悔恨交加,抱着依萍说,他是因为爱她太深,才不能忍受她的“不爱”的。见此情景,如萍觉得自己输定了,决定退出这一场“两个女人的战争”。依萍病愈后,与如萍的恩怨也得到了化解。

    姐妹和解

    随着两姐妹得和解,雪琴的愤怒和仇恨却与日俱增。当她现丈夫振华要另购房子与文佩母女一起生活时,不禁怒火中烧,赶到依萍家大吵大闹。依萍原来想跟雪琴和平相处,却被逼得走投无路,说出雪琴与魏光雄私通之事并得到李副官的证实。这番话恰巧被门外的陆振华听到,激起了陆振华的震怒。面对丈夫的审问,雪琴坦然承认尔杰便是他和魏光雄的私生子,并破口大骂陆振华。盛怒之下,振华把雪琴母子关进地窖,说要饿死他们。

    如萍、尔豪想尽办法营救母亲和弟弟,奈何父亲盛怒难消,一时束手无策。依萍和书桓出面劝阻,振华为情所动,决定顺水推舟,给如萍以机会营救雪琴母子。如萍在母亲的指点下,找到魏光雄。原来,魏光雄是黑社会中人,他在抢出雪琴母子的同时,还与雪琴密谋将陆家的财产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的母亲居然不顾子女,与姘夫合谋作出此等恶事,如萍大受打击,最终她留下一封家书出走。此时,“七七”卢沟桥事变爆,原本想一死了之的如萍,在时代的感召下,就此投身到关系民族存亡的战斗中去。

    抗战爆后,书桓、杜飞、尔豪、和依萍也投入到全民抗战之中。8年过去了,他们相继重逢。杜飞与如萍是在战场上相见的,结果他们走到了一起。依萍也见到了书桓。

    编辑本段分集剧情分集剧情

    分集查询收起查询1集2集3集4集5集6集7集8集9集10集11集12集13集14集15集16集17集18集19集20集21集22集23集24集25集26集27集28集29集30集31集32集33集34集35集36集37集38集39集40集41集42集43集44集45集46集第1集

    民国初年,内蒙的军阀陆振华长街惊马,差点伤了一富家小姐傅文佩。傅小姐年轻貌美,性格温柔,陆振华看中了她,娶她为八姨太;第二年,陆振华又相中了京剧演员王雪琴,娶为九姨太。漂亮而颇有心计的雪琴进了陆府后,争宠主宰了这个家庭。1931年,九一八事变以后,陆振华失去了地方势力,带着九姨太、佩姨太和李副官等一家大小逃到了上海的法租界。有一天,上海申报社记者书桓。杜飞为拍摄新闻照,遭到娱乐界名人秦五爷的手下追逐。在电车上九姨太雪琴漂亮而又善良的女儿如萍,帮他们收藏了胶卷,从此书桓、杜飞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们在交谈中得知如萍的哥哥尔豪正是他们的朋友,也在申报工作,人称申报“三剑客”。陆振华一家到了上海后,傅文佩被九姨太排挤出陆家,生活穷困。一天,文佩的女儿依萍下雨赶到父亲家。父亲陆振华见她寒着脸,开口就要一大笔生活费,已有些不快,更加上九姨太雪琴一旁煽风点火,两人生严重冲突。

    第2集

    父亲陆振华训斥依萍,依萍当然不服,与之争执,父亲大怒之下动用马鞭,抽打了依萍。原本是来要生活费的依萍,此时种下了复仇志。依萍离开陆家正在雨中,申报记者书桓又与依萍邂逅,他想帮助她。依萍得知书桓是陆家的朋友,她心里对书桓有好感,但嘴上却说,她不愿与陆家朋友交朋友。为了维持生活,依萍去大上海娱乐公司应征会计,看到舞台上红牡丹的彩排,忍不住口出狂言,自认唱得比她好。在秦五爷的激将下,竟然上台高歌,她那清纯自然的青春气息,打动了秦五爷。但她并没有同意留下来工作。为了解脱困难,依萍去找方瑜帮助,方瑜二话没说,让众同学帮助救急,依萍感动不已……

    第3集

    申报为了增加报纸的可读性,报社让书桓、杜飞去采访92岁寿星老太。他们到了那里,不料老人的猫逃走了,为救猫出现不少险情和笑话。一次,依萍现母亲瞒着她给人洗衣服,她见了以后心疼,她对母亲说,她想去做歌女,文佩一听,极力反对。九姨太雪琴知道女儿如萍心里的事,嘱女儿好好打扮自己。那天,如萍和她的哥哥尔豪、小妹梦萍,与书桓、杜飞他们去郊游,他们玩得很开心,而且拍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。如萍喜欢书桓,书桓、杜飞也都喜欢如萍,只是心里不说而已。二十年跟随陆振华的李副官一家,也被九姨太排挤出陆家,搬到上海下层的穷困地区,以拉黄包车为生。一天,李副官突然向文佩求救,揭开了女儿可云疯的惨况。原来,可云五年前离开陆家,被人抛弃,生了一个孩子,又不幸死去。就此,可云陷入迷乱,以为自己孩子活着而疯。依萍见到李副官一家和母亲的现状,心痛异常。

    第4集

    可云和母亲的现状,深深地刺激了依萍。依萍决定瞒过母亲以“白玫瑰”的身份去大上海舞厅演唱。那天在舞厅,依萍的一曲《烟雨蒙蒙》惊四座。曲罢,正在舞厅采访的书桓认出了那天雨中邂逅的依萍,但是并不知道她的姓名。由于她歌唱得好,客人要求她加唱一曲,高傲的依萍断然拒绝,与秦五爷生冲突,书桓、杜飞出来干涉,最终以书桓答应采访秦五爷而告终。依萍感激书桓的帮助,但不愿意透露自己实情,并不愿与陆家朋友交朋友,此事让书桓觉得困惑。那天,李副官接依萍回家后,她的母亲文佩为女儿过十九岁的生日,母女相依为命,李副官与她们一起回忆逝去的日子。

    第5集

    书桓见到依萍回到公寓后,一直迷惑不解。杜飞认为她可能是陆尔豪的女友,尔豪,女友太多,并与她有矛盾;因此她不愿暴露身份。书桓认为他的分析有一定道理,但又不敢查问尔豪。如萍比依萍小几天,这一夭,雪琴为她举行生日派对,家里热闹异常,振华想起了依萍的生日,要尔豪送钱给依萍母女。尔豪开车去依萍家途中,水溅依萍的好朋友方瑜,尔豪与之生争执。但没想到就此番相遇,两人都陷进情感“水坑”,但父亲的钱,仍然被依萍义正严辞地拒绝了。可是,依萍在上海舞厅的歌女生涯并不顺利,她又一次得罪了客人,回到后台又挨秦五爷的辱骂,正在采访的书桓出来相助;说服秦五爷。当晚,书桓用马车送她回家,劝她放弃舞厅唱歌,依萍不从。杜飞暗中爱上如萍,怕夺了朋友所爱,便公开向书桓提出他要追求如萍,书桓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第6集

    尔豪拜访方瑜,死皮赖脸地追求她。方瑜虽然嘴上骂他对依萍的冷漠,心里还是为他大老远来探望她而感动,并答应与他一起出去吃饭。如萍爱的是书桓,却一直不见他来看望,也找不到书桓。尔豪看出妹妹的心事,提议她与杜飞、他三人一起去舞厅寻找采访的书桓,并给他一个惊喜。一到舞厅,尔豪和如萍都大吃一惊,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在这里当歌女。尔豪冲进化妆室要责问依萍,依萍根本不卖他的账,让秦五爷把他赶出去。尔豪也不怕,要秦五爷不要干涉陆家的事,因为她是他的妹妹。此语一出,书桓、杜飞大惊。一场大乱后,书桓、杜飞终于明白那团“谜”真相,他们过去的分析都错了。

    第7集

    当晚,书桓和依萍、如萍、杜飞、尔豪等几个在书桓居住的公寓坐了下来,想说服依萍不要做歌女。但是说不了几句话,他们就谈崩了。依萍说她喜欢这份工作,只要他们不要在家里乱说,她都无所谓。舞厅事后,书桓、依萍感情加深。那天,他们一起去浦江看落日,依萍问他,舞厅的采访几时才能结束?书桓说,他还有未了的事,他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一个“你”字。依萍深情地望着他。又有一天,书桓突然出现在文佩的面前,他自我介绍说,他是书桓,是她女儿的朋友,为此希望文佩能认识他。书桓的出现,让依萍惊讶不已。为了不让母亲为他们忙碌,她把书桓带到了李副官家。振华一直关心着佩姨,尔豪没有完成他的心愿,这次又找上如萍,希望她把钱给依萍她们送去。尔豪他们都表示不要再送,雪琴又百般抵毁依萍。然而振华却说,依萍是个小豹子性格,就此两方争吵起来。如萍为了息事宁事,答应送钱。果然,依萍照样不肯收下送来的钱,如萍放下钱就走。

    第8集

    那天,陆家正在款待书桓、杜飞。为送还父亲的钱,依萍突然来临,她见书桓也在此,故放下钱就走。不料,她被父亲喝住,并把她介绍给众人。为了不让振华有察觉,书桓、杜飞与依萍都做起戏来。可是当她见到他们在如萍生日派对上的照片后,醋意大起,依萍再次冲撞父亲。振华一怒之下,把她推倒在地,泼了一身的咖啡渍。如萍让依萍去换衣服,她又现有不少如萍与书桓的照片,一气之下冲出了陆家门。依萍一走,书桓也跟着她走了出去。这时,如萍对他俩的事,什么都明白了。杜飞去如萍的学校里,看望如萍;正遇上一学生郑海生以自杀来唤起民众的抗日爱国的热情。杜飞为救郑海生而受伤。书桓离开陆家后,如萍一直很痛苦,雪琴不知情,说如果书桓真的被依萍抢去了,做母亲的会永远看不起她。尔豪也出来干涉依萍与书桓的事,书桓干脆宣布,他爱依萍!为此,两人打了起来。就在此时,如萍突然出现,把尔豪和书桓赶走,并向杜飞坦露心迹:她仍爱书桓;而杜飞只能做她的终身好友……

    第9集

    当尔豪知道了依萍对方瑜的谈话后,前来警告依萍,请她不要干涉他与方瑜的事。如萍完全浸沉在失恋的痛苦之中,她把过去的照片一一烧掉,不料燃着了窗帘布,眼看危在旦夕,尔豪他们冲过去及时扑灭了火焰,终未酿成灾难。第二天,尔豪将此事告诉了书桓和杜飞,杜飞也说出了如萍仍然爱书桓的一段真情告白。书桓呆住了。尔豪请求他再给如萍一次机会,但感情问题,毕竟不是选择题。书桓答应决定与如萍深谈一次。书桓向如萍表露了他爱依萍的心迹,没想到,如萍仍然对他说,如若有一天依萍辜负了他,她要他记住;书桓还有如萍。

    第10集

    依萍去看望可云,可云又病了。依萍、书桓带着可云去医院看孟医生。孟医生对她只记得失去的孩子,而不知孩子的父亲是谁,觉得奇怪。医生相信她的病会好,但必须要了解病的原因。杜飞决定做东来修好尔豪兄妹之间的关系,他去校园想找如萍商量,杜飞跳上她们布置的舞台,不料踩空摔伤了屁股,大出洋相。如萍在梦萍面前说漏了嘴,梦萍得知依萍在舞厅当歌星的事,并告诉了父亲,引起一家人的震动。振华急忙赶去找文佩,责备她没有把女儿带好。接着,他又去了舞厅准备大闹,不巧依萍在唱文佩当年喜欢的歌《往事难忘》,振华呆住了。

    第11集

    虽然《往事难忘》让振华回忆起与文佩美好的情景,但他仍然没有原谅依萍,并愿意出钱撕毁舞厅的合同,让女儿停止唱歌。依萍不从,气走父亲。书桓为振华说了几句公道话,依萍却与之争执起来。他们回家,母亲又要依萍放弃大上海舞厅工作。依萍仍然不依,经过书桓的工作,两人总算平静下来。书桓表示,他要为依萍快乐的生活而努力。依萍答应书桓的要求,到陆家讲和。他们刚到陆家,依萍现有一辆她认识的车在陆家的门口。但她并不知道,车主魏光雄与雪姨有染。依萍与书桓来到陆家,振华热情接待,依萍却告诉父亲,请他不要干涉她在大上海舞厅的工作。

    第12集

    依萍想与父亲讲和,没想到又不欢而散。更加上小妹梦萍从中跳出,给了依萍一个耳光,她与陆家之间的矛盾再起波澜。尔豪、如萍责备梦萍破坏和好局面,雪琴却帮助梦萍呵斥尔豪与如萍。如萍不服,结果又挨母亲毒打。尔豪为抚慰如萍不愉快的心情,约杜飞、方瑜去马场骑马。不料,杜飞摔了马,为此惊哭了如萍。夜晚,当依萍出舞厅时,没想到母亲在门口等她。依萍不要母亲来接,文佩却恳求女儿,不要她再在这里唱歌了,否则她将天天来接她。依萍只得答应母亲的要求,说唱到九月份后再不唱了……

    第13集

    可云终于被救了下来,回到了家。李副官向依萍、书桓回忆当年他们是怎么被赶出陆家的。雪姨污蔑可云偷了她的珠宝,李副官一气之下离开陆家。谈话间,依萍觉得李副官一直在保护一个人,到底谁是可云孩子的父亲?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。在跑马场,依萍追问父亲,是否养过一只叫“猛儿”的老鹰?父亲说记得。她又问父亲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?振华却说,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。依萍一听,生气地离开马场。杜飞因再度毁了相机而遭调职,幸依萍及时送上一部新相机给他向老总交待。杜飞可以说是个灾星,一次他在拍瓷器展览时,又大出洋相,打坏了瓷器。走出展览馆,杜飞在植物园又多管闲事,跌倒在仙人掌上受伤……

    第14集

    佩姨得知依萍与书桓分手,非常吃惊,劝说女儿不要任性,她说书桓这个孩子不错,说如果与他分手;她以后不会再有第二个“书桓”了。依萍仍不听从。那晚,在大上海舞厅中,当依萍忘情地唱起了“早知道,如此匆匆,又何必,和你相逢”。不料,书桓正坐在下面痛苦地凝视着她。她当作没事,在客人桌上喝酒,一杯又一杯。书桓前来阻止她,因此与客人冲突了起来;被秦五爷赶走。书桓离开舞厅后,在雨中于依萍的家门口站了一夜,终干两人和好如初。当如萍得知他们和好后,才如释重负。方瑜提议大家一起去大上海舞厅聚会,为依萍捧场。依萍见到方瑜后,颇为高兴。依萍唱起了《雨中的故事》,抒怀她与书恒的爱。歌罢,方瑜悄悄地在依萍耳边说,为了她们之间的友谊,她请求她不要再与她的哥哥陆尔豪作战了。

    第15集

    这一晚,依萍心情激动,她跑到母亲的房里,要与母亲睡在一起。她问母亲曾爱过否?佩姨说起了自己与她父亲的一段美好的情缘,她说她父亲还是一个有感情的人,要依萍学会对宽容。但每次依萍要与父亲和好,总有人出来难为她,这一次是梦萍,嘴巴凶狠又不饶人。依萍刚来时的好脾气全没了。申报社的主任要杜飞挖掘些小人物的故事,为此杜飞、书桓一起去找李副官。他们刚到那里,一群流氓正在欺侮李副官,他们上前帮忙李副官打退了这些流氓。为了让李副官休息,杜飞代他拉黄包车,不料看人挑担不吃力,自己拉上车后却大出洋相,要么不认路,要么拉不上坡,因此非但没有挣到钱,反而要倒贴……

    第16集

    要想兴师问罪的依萍到了陆家后,没说上几句,就与陆家的人吵了起来,但当她说出五年前李副官离开陆家时,还有一笔末了的帐,总有一天要“清算”时,众人皆惊。依萍回家,把一肚子的委屈向母亲倾诉。然而,佩姨却要饶恕他们,不管怎么说,她是逃不脱这命定的事实,她是陆振华的女儿。依萍默然。尔豪与方瑜的关系越来越亲密,尔豪准备要带她见父母。然而杜飞追逐如萍却始终没结果,这一次他又带来一根“肋骨”送给如萍,想借物抒情。不料,那“肋骨”被狗刁走。杜飞为了夺回他的“肋骨”,拼命地追逐,结果又被狗咬伤。

    第17集

    依萍听到是尔豪害了可云后大怒,欲想告诉方瑜,让她离开尔豪。书桓不同意,因为他当时还很小,此事不能全部怪罪他。他希望将它埋葬成秘密,否则一旦暴露,定要伤害很多人。依萍不听书桓的劝告,仍对方瑜说了一些不明不白的话,并要她立即与尔豪分手。方瑜颇为迷惑。某饭店,雪琴正带着如萍去相亲。尔豪知道此事一定让杜飞很伤心,他让杜飞装扮成服务生,混到相亲的现场。结果他又出洋相,原想惩罚相亲对象,却一次又一次把汤水倒在如萍的身上,就此相亲不了了之。雪琴知道后,大雷霆,训斥尔豪兄妹。尔豪举行聚会,书桓想让依萍一起去。依萍想查出可云的疯原因,不想赴约。书桓出于朋友之情,硬是把她拖了去。可到了那里,依萍耐不住火爆脾气又与尔豪碰僵,聚会不欢而散……

    第18集

    依萍狠狠地责备父亲这几年来对母亲的不是。没想到,这次父亲理解她的心情,还邀请依萍骑马散心。依萍感动了,她向父亲认错,说自己误会了他。方瑜一直想着那天依萍说的话,渐渐地明白依萍之所以没有说出她要说的话,是因为依萍怕因此而伤害了她。可尔豪觉得她是存心要拆散他们。他按奈不住自己的愤怒,直接找依萍问罪。依萍二话没说,拉着他直往李家跑。尔豪见到痴呆的可云后,极度的震惊,他没想到小时候生的故事,结局会是这样的惨烈。那时他只有16岁,母亲曾告诉他,可云去了广州又嫁了人。他信以为真,实际上是雪姨欺骗了他……

    第19集

    尔豪受了这一刺激后,踉跄地来找方瑜,他不知自己该怎么办,只希望方瑜只要离开他。方瑜不明事情真相,一脸困惑。尔豪回到家中;父亲狠狠地责备他。他说,这件事瞒了五年到今天他才知道,让他做了那么长时间的不仁不义的人。雪琴却说,这事是依萍的挑拨,振华气极,上去就给她个巴掌,训斥她瞒着他赶走了李副官一家。雪琴还要回嘴,气极的他要上前打雪琴,如萍极力劝阻。尔豪争辩说,父亲一辈子娶了几个妻子,敢说没有害过人吗?振华人受刺激,一怒之下把儿子赶出了家门。尔豪到了书桓公寓,尔豪与书桓争执了起来。杜飞拿出照片,让他看那天可云爬在墙头喊“猛儿”的情景。不一会,如萍也来到了公寓。书桓向尔豪提出,要他向方瑜坦诚告白事实的真相。如萍赞同,尔豪担心。果然,当方瑜知道了情况后,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第20集

    雪琴受的气没处,只得去找光雄,在他面前哭诉她被打的经过。光雄干脆要她跟他一起生活,但雪琴觉得,一旦她住了过来,对尔豪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